我总是那样盼望  

[楼台]核桃(楼台合志《先得月》文)

年初的楼台合志《先得月》的文> <

主催大大早就说可以贴出来了,但我今天才找到我的文档(……)总之,谢谢大家!



[楼台]核桃


  明台在一个一个地砸核桃。他砸得又认真又漫不经心,叮叮咣咣地响得激烈,不时却会飞出去一个,他就慢慢去把它捡回来,再砸。皱巴巴的硬壳四分五裂,露出灰褐的仁,他拿起一个,试图把那层苦涩的薄皮也剥掉,这就不是件容易差事了,他变着法子折腾半天,也只扯掉一小块皮,还把白生生的芯扯碎。他索性把那块核桃仁丢进嘴里,也不嚼,就那样含着。

  越含越苦。

  他听到了开门的声音,但他没回头,只盯着眼前的核桃。然而实际他听得分明,他十分熟悉的沉稳脚步声朝他踱过来,停在他身后。

  “这是干什么呢?”

  他还是不回头,“你看不出来吗?砸核桃啊。”

  “砸核桃,”那声音里带了点笑意,“我前天砸的,吃完了?”

  明台原本仍没打算回头,但这句话叫他下意识看了过去:“前天那盘,都是你砸的?”

  他看到他的大哥低着头冲他笑:“是啊,我砸的。”

  他重新低下头去:“砸那么多核桃做什么。”全然不顾他自己正在砸更多。

  果然明楼反问他:“那你为什么还砸?”

  “那么多放在那里,不砸掉怎么办? ”明台理直气壮,“这要问你,你为什么要买这么多核桃?”

  他没再抬头看,但他听到明楼递走大衣,和明诚拿着大衣离开。……也许不是听到:只是这些事,他太熟悉了,闭着眼睛也都清楚。他还听到明楼坐到了他身边——也许也不是听到,只是知道。

  明楼说:“给你补补脑子。”

  明台刚好起来三分的心情又晴转霹雳,恨不得抓起一把核桃仁丢明楼一脸,当然他没敢。“我,”他只是气哼哼地转过头说,“我需要补脑子吗?”

  明楼露出诧异:“你不需要吗?”

  明台瞪他,心说你还真觉得我傻。又心说我看你更需要。最后都没说,气狠狠地塞了自己一嘴核桃,用力嚼,又重新拎起榔头和一只核桃,用杀猪一样的力气使劲砸。他以为明楼定要教训他别拿核桃出气,但明楼没有。明楼什么也没说。他听不到明楼的动静,索性就当没这个人,大力对付起眼前的核桃。砸得太用力,核桃裂开时飞出去一块硬壳,直直朝他旁边飞,他愣了愣神,硬是没回头看有没有砸到明楼——砸到活该!而他的长官,堂堂军统情报科上校科长,总不能一块核桃壳都躲不开。

  他还是没有听到明楼有任何动静。

  直到他又砸到第五个核桃,才听到明楼站起来。他手底下迟疑了一会儿,明楼已经走回来,大手从他面前绕过去,手里是几块核桃壳的碎片,丢进他脚旁的核桃壳堆里。又往他放核桃仁的盘子里伸。

  明台重重一榔头砸下去,就落在盘子旁边,说:“长官,你小心些,我怕砸到你。”

  明楼语调闲闲:“我来验收一下成果。”下一句似乎是边吃边说的:“不错。”

  ……砸个核桃,又不是种核桃,倒是说说还能怎么错!明台丢下榔头瞪他,正要说话,忽然被塞了一块核桃仁进嘴。

  “不用怕。”明楼说。

  明台咬着那块核桃,瞪了他一会儿,终究没有吐出来。“你当然说不用怕。”他一边嚼,一边含糊不清地说,“可我当然会怕。拿榔头的是我,又不是你。”

  吃东西的时候不要说话。他心里为明楼拟好了教训他的台词,可明楼又一次跳离剧本,温存地看着他,“我也砸过。你忘了?”

  可能明楼今天真的打定主意不再教训他,——比如竟尔良心发现,晓得昨天教训得够多了,今日一切尘埃落定,和气些便不妨。明台有了异想:若真是这样,他想说什么都可以了?……当然他知道不是。但是他说:“你不会明白。你不会明白我怕……我怕什么,我有多怕,你不会明白。”

  “我明白。从以前到现在,你有什么事我不明白的?”

  明楼是真心这样讲,明台知道。的确他有时会觉得看不透明楼,可他长了这么大——明楼看了他近二十年,他何尝不是看了明楼近二十年?明楼说真心话,他会知道。可是他这次已经决定要冥顽不灵,他固执地反驳:“你不明白。还叫我吃核桃,我需要补这里吗?”他指指脑袋。“不是这里。是这里。我这里难过,这里受伤,吃什么能补?”

  他把手指点到明楼的胸口。

  不能这样指人。不能这样跟大哥讲话。不能这么幼稚。不能这么不知道体恤。明楼有一百个借口教训他,但他赌这次明楼不会。而明楼真的没有,但明楼的举动他仍然没有料到。明楼倾下身靠近他,一个浅吻印在他额角。

  “好啦。”明楼拖着温和的长音,低声说。“好啦。这次买来的核桃,味道还不错,是不是?”

  又一次败北。明台想。但他奇异地不真的感到挫败:可能,只是可能,可能他对明楼,真的就是束手无策。又或束手就擒。他嘴里满是夹杂着一丝涩的浓郁香甜,他抓起榔头,硬塞到明楼手中:“那好,你继续。”


  —END—


虽然没说过,这篇想感谢一下一个小妹子这之前陪我聊过的几句天> <不太好意思说名字(……)假设会心到神知好了(……)

另一篇收录文:明明如月

2016-10-10 评论-3 热度-40 楼台明楼明台伪装者
 

评论(3)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