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总是那样盼望  

[台风]爱情不只玫瑰花

我竟然赶上了…… @白笠❅寒霜  太太点的“情人节军校里暗搓搓给老师变个玫瑰”的台风……好像不够暗搓搓(?

大概是一颗不是很甜的糖……总之高铁上手机赶的,又在地铁上搞丢了一次文档,半天才找回来_(:3 」∠)_可能根本没来得及太过脑(……)将就看看吧……

说来台风是我看剧时第一个萌的CP,谢谢太太让我实现了写一次试试的夙愿XDTL

对了,其实按时间线来说,明台应该是没有机会在军校过情人节的……不过这种细节就别在意了(。


[台风]爱情不只玫瑰花


“老师,”明台说,“我认为我们应该准备一些特别的节目。”

王天风抬头看。明台站在他办公桌前,一身军装干净整洁,可能是新洗出来的,从下课到现在的时间似乎确实刚好够他回去换一次衣服。明台这身军装很合身——也可能是他身材标准;腰带一束卡出好腰身,更加显得他整个人挺拔修长。他在说话,手上还无意义地比划了一下:“要是不能放个假,那起码该有个联欢……”胡说八道都不能妨碍的好卖相。

但王天风不太打算买。他兴趣缺缺:这个少爷又有些异想天开的花样了。可能又欠教训了,他想,然后在心里计算起离上次体罚明台过去了多少天。说起来,这个身娇体弱的少爷最近好好吃饭了吧?可能敲不晕,敲不晕就好。

他按着办公桌向前倾身,端出一脸好奇,问:“哦?你是指什么?”

“当然是指,今天。”明台神采飞扬,傍晚的阳光在他脸上跳舞。

王天风真有几分困惑:“今天?今天怎么了,有什么特别的吗?”

明台眨了眨眼睛,“老师,今天是2月14日。”

哦。王天风一点兴趣也没有了。他明知故问:“怎么,你的生日?”

“当然不是。”明台有点不高兴了,“您不是有我的履历吗?我不是今天生日。”

“哦,”王天风说,“记不住。”

“……老师,这可一点也不符合您教我的特工的自我修养,”明台瞪大了眼睛看他,甚至有点嘟嘴:论撒娇,这个小少爷是太熟门熟路了。“看过了我的资料,居然说不记得。您的资料要是给我看了,我一定都记得。”

“特工的自我修养。”王天风有些好笑,“你倒是告诉我,你有什么值得我记住的?”

明台好像也不太会反驳,脸上就有些郁闷。王天风笑了起来。他拉开抽屉,抽出两张纸,扔到明台面前。

“这是……”

“我的档案。”王天风说,“你看到了?”

明台已经迅速翻过了第一页。王天风盯着他的眼睛,他的视线飞快地向下扫,几乎是贪婪。这孩子是真的很聪明,王天风想。所以他决定只给他一秒钟的时间。

一秒钟之后他从明台手中抽回了那两张纸,“好了。你夸了口,你看过了。我会抽查,如果你不记得……”

“那您随便罚我。”明台笑了起来。

王天风也笑。他笑着,下了逐客令:“没什么事,你可以出去了。”

“我有。今天的特别节目……”

“驳回。”王天风已经懒得看他,重新低下头写文件。

“老师!我觉得……”

“这里没有那么多‘你觉得’。”

明台沉默了。王天风毫不着急,慢慢地写字。一个字一个字地,练字那样慢地写。他突然想,郭骑云不在,仿佛有些可惜,否则他可以打个赌:他写到第几个字的时候,明台会忍不住开口——

第八个。赌输了,比他想的要久;还好郭骑云不在。

“老师,我节目都准备好了。”

“你应该看出来了,我今天心情不错。你最好不要惹我生气……”他抬起头。

然后他看到了一朵玫瑰。

“我总不能浪费。”明台竟然还好像很委屈。“我的节目!你看清了吗?我还可以再来……”

王天风把目光从玫瑰上挪开,挪到明台脸上:“我看过了。你可能忘了。我们第一次见面,我就看过了。”

明台的手停顿在半空中。但那停顿只是一个瞬间,他很快就继续。“我没忘。”明台说,“我都不会忘……我记性可好得很。只是,那不一样。”他很坚持地说,手臂的动作浮夸,又一朵玫瑰出现在指间。“送给您。怎么能一样?”

王天风低头看着递到面前的玫瑰。花瓣娇艳欲滴,红得像血。他没有接。他也没有抬头,语气几乎是悠闲:“你最好不说你还有第三朵。”

“你怎么知道?”明台说,“您看——”

“因为你知道,”王天风微笑着抬头,看着他指间忽然绽放出的第三朵花。“你是不允许持有私人物品的。你记性很好,你当然不会忘,所以这是明知故犯。罚你,不亏吧?我决定这花有几朵,就关你几天禁闭。”

“老师?!”明台一脸震惊地看着他。

“还有什么事吗?或者,你还有第四朵?——没有的话,你可以去禁闭室报到了。”

“……没有减刑吗?”

王天风没有骗明台,他今天真的心情不错,所以他完全没有生气,没有发火。他想了想,甚至说:“那好。我的生日?——这是加试,通不过,再加两天。”

几乎是堵着他的话,明台又快又急地报出了那串数字。本来委屈的表情一下子就换成了得意:“怎么样?可以减刑了吧?”

“不怎么样,通不过加刑,通过了原样。”

“老师,你根本不讲道理。”

“我很讲道理。我哪一句话不是有根有据的?”

“……到底要怎样才能放过我?我能背出你完整的档案。”

“等你能背出我忌日的那天再说吧。”王天风心情很好地回答。

明台放弃了。明台最后瞪了他一眼,转身往外走——还鼓着脸。

故意给他看的。真是一个孩子——或者一个年轻人。擅长撒娇。记性好。现在记得了他的生日;将来可能真的会记得他的忌辰。

还有这两者之间有过的三朵玫瑰。

王天风喊住了他。

“回来。”

“干什么?”明台回头,表情仿佛还在生气,眼神却已经是雀跃。

这几乎让王天风都认真想了一秒,要不要真的奖励他一些糖。但最后,王天风只是说:

“忘了?私人物品要收缴。花,我的,留下。”


—END—

2016-02-14 评论-43 热度-119 台风明台王天风
 

评论(43)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