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总是那样盼望  

[诚楼]古典浪漫(上)

说一下,洁癖或者有雷CP的姑娘,强烈建议不要关注我,我真的什么CP都有可能写或者推的。这次有姑娘跟我抗议我就把tag加上了,以后也不敢保证次次都打,其实主要是怕雷到扫tag的姑娘。真的很感谢每一个看过或者关注我的人,但我这个人很随便,也不希望给别人造成不愉快,又很难面面俱到。总之大家都随心吧。


然后这是 @阿拉只管切 要的明楼大大性转

严肃的东西写多了正好写点轻松愉快不过脑的……还是很开心的……

我考虑了很久是楼诚还是诚楼,最后觉得都性转了……我还是老实点(……)

重要的事情单独再说三遍:天雷设定,明楼后天性转,明楼后天性转,明楼后天性转,不能接受的请不要看了m(_ _)m


[诚楼]古典浪漫


1

阿诚沉默了很久。然后他迟疑地问:“大哥?”

这两个字换来了一个显然是松了口气的笑容。

阿诚迟疑地把视线往下移,明楼——应该是——穿着一件他熟悉的睡衣,而他不熟悉的是胸口的扣子没扣。准确说应该是,扣不上。

“……还是我该喊,二姐?”

“严肃点好吗?”明楼瞪他,“我们正面临史上最大危机。”

“是。”阿诚收回视线,低下头。

明楼叹了口气。“好在你果然是认出了我。问题已经解决了一半。”

阿诚微笑,“那另一半呢?”

“另一半,”明楼也还以微笑,“就交给你了。”


“首先,”明楼宣布,“我需要一件能穿出去吃早餐的衣服。”

“我哪里会有女人衣服?”

明楼不说话,挑眉看他。

阿诚投降:“是。您先站起来,我看看您身材。”

明楼没有犹豫,从床上下来,穿着睡衣站在地上。袖子盖过手,裤腿在脚踝堆着。自己低头看了看,“大姐的应该就可以。”

阿诚瞪他一眼:“要我管大姐借衣服?大姐还以为我怎么回事呢。”

明楼习惯性地向前倾身,大约是忘了他——她现在比阿诚低了,只好又仰起头,看着阿诚:“要我教你怎么说?”

这实在是没什么威慑力了,阿诚简直想说:好,那您倒是教。不过他向来不为已甚。于是他笑了笑,转身出门。


五分钟后他回来了,拿着一件绛蓝色旗袍,连带全套内衣鞋袜。

明楼满意地接过来,然后就看着阿诚。

“怎么了?”明知故问。

“……请你出去,我要换衣服。”

“换就是了,您不是一向不避我。”故作不解。

明楼眯起眼睛看了看他,“我现在姑且也算……一位女士?”短暂的停顿后,“她”倒是说得坦然,“一位绅士似乎还是回避一下好。”

“本质上,”阿诚说,“只要您自己对着镜子换衣服,已经是一位绅士看一位女士更衣。”

明楼又看他两眼,没再理他。


“其实我只是觉得,毕竟只有我知道,您说的,另一半我要负责,”给明楼递衣服的时候,阿诚还是解释了一下,“我想我还是应该尽可能多了解一些情况。”

“这理由倒也无懈可击。”明楼轻哼。

阿诚笑,适可而止地住了嘴,帮明楼把胸裹紧——好套得进旗袍。

衣服还不难穿。“头发怎么办?”明楼问。

“我来吧。”

“你擅长?”明楼狐疑。

“没做过。”阿诚坦白,“姑且见过猪跑。”

明楼犹豫了一下,递过梳子:“跑好点。”


2

“大姐。”走到餐厅,阿诚跟明镜招呼,“谢谢您。”

明楼走在他身后,欠身为礼,跟着说:“多谢大姐。”

明镜眼波一闪,倒多看了一眼阿诚,之后微笑起来:“不客气。你就是佘小姐吧?真是……辛苦你们了。”

“哪里的话。”明楼听着这称呼,不动声色,微笑应着,肚子里很想踢阿诚一脚。

“坐吧。”明镜招呼,“既然明楼不在,佘小姐,你坐这里吧——叫你见笑了,我这个大弟不省心,不是阿诚说,我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走了的。他那个政府也是的,哪有叫人大半夜的紧急出差的道理?……唉,我怎么跟佘小姐讲起了这些。佘小姐看看早餐合不合胃口,要是不惯,我叫她们重新做去。”

明镜微笑注视。明楼哪曾领受过如此慈爱的目光,简直不愿去想明镜误会了些什么,硬着头皮维持仪态端雅。“大姐客气了。这早餐很好,恰正合我胃口。”

明镜的表情十分满意,又转头向阿诚:“明台又不起床啦,你去叫叫他。”

“是。”阿诚起身,仿佛完全是顺手,在明楼肩上安抚地轻轻一拍。明楼还没来得及有所反应,就看到明镜的视线和表情,只感觉头疼症都要犯了。


对于“佘小姐”的出现,阿诚的解释似乎是:昨夜执行突发任务时被追捕走投无路逃到明公馆寻求庇佑的军统女特工。(衣衫撕破沾血,穿不得了。)很说得通,很好,唯一不好的,大概就是此刻,明楼不得不应付明镜多角度的试探。好在是明镜,明楼虽素来敬畏她,但到底这么多年下来,如何应对她自有一套;何况她现在是“佘小姐”,比“明楼”好过关十倍有余。

然而明楼仍然忍不住心想:不过起个床,明台为何如此之慢!太没规矩了,这还是上过军校的人,王天风真是要不得了。阿诚也是的,这么些年了,对付个明台,还没有办法?

腹诽了足两轮,明台终于下来了。一眼看到她,就愣神:“这位是?”

阿诚跟在他身后,还没答话,明镜说:“这是你阿诚哥的女朋友。你规矩点,好好跟人打招呼。”

明楼拼命努力,才没把咖啡喷出去。


“佘姐姐叫什么名字?”坐在对面的明台兴致勃勃。

阿诚笑答:“佘——晓花。”

明楼在餐桌底下重重一脚踢了过去。

明台显然也噎了噎,“色如春晓之花,也是好名字。”

真难为你想。明楼微笑,“多谢小少爷夸奖。”

明台看着她,倒愣了愣神,转眼去看阿诚,再看回来,眼神就有些晦暗。明楼脸上不露,心里一顿,这孩子聪明伶俐,难道看出了什么?

明镜瞪明台:“好好吃你的饭,盯着人家看多没礼貌啊?”

“哦,”明台转头,“我不是,我就是想说,阿诚哥喊我明台,佘姐姐也可以喊我名字,不用什么大少爷小少爷的,显得疏远,是不是?”

“这倒是的。”明镜说,“佘小姐,你不用跟他客气。”

“是,”明楼微笑,自然从善如流,“明台。”

明台傻笑两声,扒了两口饭,就站起来,“阿诚哥,你吃完了来我房间,我有个功课要请教你的。”

又是明镜挡驾:“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你要问你阿诚哥功课,什么时候不能问,偏要今天?”

“没事的大姐,”阿诚笑,“明台难得要上进,当然不能耽搁。我也没什么事,——我和佘小姐都没什么事。佘小姐,你吃完了,可以去书房稍坐。大姐您也不用陪她,您刚说了不用客气,是吧。”

“我吃完了。”明楼立刻说。


3

“怎么样?”明楼问,“明台跟你说什么?”

阿诚笑起来,“咱们家小少爷良心真不坏,担心你呢。”

“担心我?担心我突然出差?”

“哪里,”阿诚越发笑出来,“不是担心‘明楼’,是担心‘佘小姐’。”

“哦?”

“他怀疑我有恋兄情结,找女朋友,找了个跟大哥很像的人。他怕我这样心态不正,会辜负人家的小姐。”

“……他哪来的这么乱七八糟的想头?”

“某种意义上,”阿诚一本正经,“不是也不能算错?”

明楼看了看他,没问他是哪个意义上。


“新政府那边……”

“我给您告病假。”

明楼点头,“没必要节外生枝。”

“是。”阿诚认同。犹豫了一下,“就只汪曼春那里,不知怎样交代。”

明楼思索一会儿,“就说我秘密去找周先生商议事情,让她不要告诉任何人。”

“她会信我?”

“我给她写个字条。”

明诚微笑:“别太肉麻。”

明楼抬眼看他,“自从今天……”她比划了一下,“你好像就特别没规矩。你歧视女性?”

“怎么会呢。”明诚笑着欠身。


没过多久,他俩就被明镜赶了出去,“天气这么好,不如出去走走,买两件合身的衣服。”

走出门外,明楼苦笑,“大姐是铁了心要撮合我……撮合你和‘佘小姐’了。过两天发现你根本没这个女朋友,不知多失望,你怎样交代?”

“谈恋爱自然有分手,寻常事。”阿诚满不在乎。“——大哥,你小心。”

“……高跟鞋太难走。”

阿诚笑,挽起明楼手臂,“我们去买平跟的。”


4

狭路相逢。

汪曼春挑着眉看着他俩,“阿诚好兴致,竟然有时间来逛街。我师哥那边,不需要你做事?还是说,这位小姐是我师哥……”

阿诚躬身一笑,“汪小姐,您今天大概还没跟新政府办公室那边联系吧,明先生今天不在。”他凑近了一点,在汪曼春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又把明楼写好的字条递过去。“至于这位,这是明先生的远房表妹,佘小姐。”

汪曼春审视,“哦?佘小姐,我倒没听说过师哥有这样的亲戚。”

“是很远的关系了。”明楼礼貌地微笑,“难得明家不嫌弃,还肯让我做客。……其实,我更该说是阿诚的朋友才对。”明楼说着,似乎紧张一般,伸手紧紧挽住阿诚,“您就是汪小姐,我也听明大哥提起过你。”

“哦,是吗。”汪曼春脸上释然,“那就不耽误你们了。我也还有事做。”

“汪小姐慢走。”阿诚只是微笑。


转过街角,明楼立刻放开了阿诚。

阿诚不说话,看着她笑。

明楼有些不自然,蹦出一句多余的解释:“我此刻最不需要的就是她的注意。”

阿诚笑,“我明白。也好,这简直过了明路,改天我可以直接带你去上班都没关系了。”

“改天?”明楼顿了顿,“你真不怕人看出来。”

“谁看得出呢?”阿诚说,“除了我。”

“你也跟我核对了若干信息才相信。”

“是大哥聪敏果决,直接报给我听,并不是我不肯信。”

“我要是不在你推门的时候立刻跟你讲,你会不会把我当女杀手,提枪毙了?”

“有可能。”阿诚承认。

明楼反而瞪他,“你真这么不沉稳?”

“事关大哥的安全,我的确很难沉稳得起来。”阿诚说。

明楼盯了他一会儿,转身走在街上。

阿诚跟在他后面,问:“大哥,要是您一直变不回来,怎么办?”

明楼阴着脸,“到了,我要买衣服,你掏钱。”


明楼挥霍起来,比明台还壮观。挑的成衣已经让阿诚拿不下,又定制了两件旗袍,两套洋装。阿诚方才说错话,此时一句话不说,照单全付。

末了明楼换上一件织锦缎子的枣红旗袍,总算合身,解开束胸布条,深呼吸:“终于能透口气了。”

阿诚憋笑。递上平跟小皮鞋:“平跟鞋还真不好找,别嫌丑。”

明楼立刻换上:“很好。”又说,“还改天!这日子一天也不能多过了。”

“这很难讲,”阿诚说,“毕竟这件事从一开始就不符合唯物……我是说,谁也不知道之后会怎样啊。其实您既然不歧视女性……”

明楼的脸色实在很难看,阿诚看了看,又改口,“不过您别担心。肯定明天就好了。”

这也实在太生硬了。明楼瞪他一眼:“然后我第一件事就是整肃家风。或者整顿秘书处。”

阿诚只笑。“这件大衣应该也合适您穿。”


—TBC—


2016-01-04 评论-33 热度-108 诚楼
 

评论(33)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