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总是那样盼望  

[楼台]寒号不鸣(附无料档下载)

[楼台]寒号不鸣


  这天一早,明楼站在窗前,向窗外凝望了很久。

  明诚走过来,问:“大哥,怎么了?”

  明楼说:“我听广播说,北平下雪了。”

  阿诚就不说话了。那两日上海其实还算暖和,不过树叶已经开始黄,挂在树梢头要掉不掉的,就等一场风。阿诚替他把窗户打开,说:“换换气也好。”

  明楼舔了舔嘴唇,却说:“关上吧。冷。”

  

  明楼也去过北平。也是冬天,有人提醒他:冷吧?北方毕竟不比南边。多穿些。

  明楼还以微笑,说多谢。不过,“上海也不是温柔乡,明楼也不是温室娇养大的,大雪,也还是见过的。”而且法国的雪怎么不比北平更多。

  然而终究是有些不太同:北平太干。干比湿还无孔不入,明楼其实又畏寒,把屋子里的火炉子旺旺地烧了一整夜,早上起来就觉得喉咙冒火,一嘴铁锈味。他想喊阿诚,又想喊阿香,末了才意识到自己是孤身一人,终于彻底醒了,舔了舔干得快裂开的嘴唇,摇头苦笑。

  窗外亮得很,他看了看表却发现天还早,推开窗户看看,白茫茫一片,原来是下雪了,这才映得窗子透亮。下着雪还能这么干。再躺下势必也睡不着,他慢吞吞地穿好衣服,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了一口,只嫌难喝。就放下水,站到窗户前面,朝外面眺。

  说是眺,实在也望不了多远,外面就是院墙,他也只能看到墙头上和乌压压的树杈上有一搭没一搭积着的雪。也是有些不可思议,雪这种东西,积多厚都一眼能看出来是轻软的,把手指放上去,轻轻一轧就是一个坑,化掉之前,还可由得人搓扁揉圆。

  他在北平待不了几天,不过任务早已烂熟于心:两个会面,和顺手的一条人命,最早的一个中午开始,他还有时间;而他刚刚心里又过了一遍,确实没什么漏洞了。于是他放任自己出了会儿神,想了这么些有的没的。

  

  还想起了很久以前上海下过的大雪。那时阿诚刚去他明家没两年,明台还是个小不点。上海难得那样的雪,明台闹着要打雪仗,而他,许是忽然觉得素日陪幼弟确实太少,或是只当个借口、其实是自己也发了孩子气:总之最后真的跟明台在院子里追逐打闹。松松软软的雪球砸到他脑袋上,打散了之后立刻融化,冰水流到他脖子里,他打了个寒噤,终于想起,要是着凉了可不得了。便满院子捉明台,真是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明台按在雪地里,又拎回了家。

  他问明台:“冷不冷?”

  明台说冷,举起通红小手,似乎要给他看;他刚一低头,明台抬手,一个雪球糊到他脸上。已经没剩多少:早化得差不多了。他顾不上骂,匆匆抹了把脸,就抓起明台看,果然两个袖管子都湿透了。

  他喊阿香给明台拿衣服换,一边数说:“你傻吗?屋子里这么热,你拿着雪球,可不立时就要化了?”

  “我才不傻呢,哥哥才傻!”那时候的明台,跟明楼打嘴官司的技术尚还匮乏,唯一擅长句式是“你才如何如何”;然而两只胳膊被他牢牢抓住,居然还能冲他做鬼脸。

  明楼就去打他脑袋。实在就是轻轻敲打,完全没用力,但明台哇地喊出来:“大哥打我!还打我头!都打笨了!我要告诉大姐!”

  明楼威吓他:“你该打,以为喊大姐就有用了?今日你该幸好大姐不在家,大姐若在,能叫你这样?”

  “叫他哪样呀?”明镜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明楼登时僵住,瞪了明台一眼,回头解释:“大姐,今日实在是难得这么大雪,哄明台高兴,跟他玩了会儿……”

  ——到底逃不过一顿数说:“明台七岁,你也是七岁呀?不是不叫你们玩,可哪有这样玩的?看看,你看看,这都湿透了,内外里一激,着了风寒可怎么好?你这个大哥怎么当的?平日我看你还算晓事,才敢把你们丢在家里出门,结果你也这样不省心,以后还让不让我出门啦?……”

  

  结果着了风寒的是明楼。这一病来势汹汹,末了竟转成肺炎,他烧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想,还好不是明台。要不然真没法交代:跟大姐没法交代,跟明台的母亲没法交代;跟他自己没法交代。

  唯独漏了明台,怎么跟明台交代。而夜里他忽然醒过来,听到细细的抽鼻子的声音,竟然是明台蹲在他床边。

  “你怎么在这里?”多早晚了还不睡,而且说过不叫你来找我,谨防过了病气。这两句却没力气说了。

  明台仰头,问他:“大哥,是不是我害你生病的?”

  明楼在病中,到底有些迟钝,呆了一呆,才说:“谁跟你说的?胡说。”

  “是我自己想的。大哥说我会生病,结果我没生病,你生病了,那你的病,不就是替我生的吗?”

  明楼哭笑不得,“你哪里来的歪想头?我先前说你会生病,”他想了一想,“是你不听话,后来你听话了,我自然不叫你生病。你现在也要听话,回去睡觉。”

  明台有些迟疑:“大哥不叫我生病,我就不会生病?”

  “我不叫你生病,你就不会生病。”

  “那大哥,你能不能不叫自己生病?”

  明楼怔了怔,才说:“总得有些事,是由不得我的。”

  

  生老病死,其实哪个真正由得他?

  他倒是想。

  王天风在巴黎救了他一命时,嘴上惯例不肯放过,嘲笑他:你也有今日?机关算尽,还是险些丢了卿卿性命。

  明楼也实在是累极,竟没力气跟他斗嘴,张口说了实话:“我的性命,本就不是我要算的东西。”

  王天风说:“你要不是个伤号,我现在就能替你家人揍你一顿。”

  “我家人。”明楼低声重复了一遍。他想到明镜,明镜是真能揍他的——他一阵头疼。他便转而去想明台,他有两年没见到明台了吧?这两年,正是明台长得最快的时候。不知道明台现在是什么模样?无论什么模样,大约也总是那个不时叫他头疼的小弟。不可能揍他。他仿佛有些放心,竟然笑了出来,“我的家人,我只愿他们平安而已。倘若要死,那有我来。”

  王天风嗤笑:“什么叫有你来?你以为你能跟谁算账,拿你一命,换谁一命,还你说换谁就换谁?哪有那么方便的事。”

  是没有。而明楼从未如此切切地觉得王天风面目可憎。他失血过多,狼狈不堪,全赖王天风搭救,可这个王天风,“你少说一句会死?”

  “会。”

  “无赖。”明楼自觉没办法跟无赖耗,他此刻真的精神不济,懒得再想词句,“我告诉你,那是我弟弟,我不叫他死,他就不能死。”

  王天风嫌弃到了十分:“好像你说了算似的。”

  

  是没有那样方便。可他说了当然算,他说了必须得算。他殚精竭虑,算人算天,终于是从命运的推搡之中生生地抢回了明台的一条命;然后送他离开,这分离是可以预想的长远。但毕竟还能够盼望有再见的一天。

  明楼站在明公馆的窗边,眺望上海的冬天。他自己打开了窗子:反正开不开窗都冷。上海的冬天与北方不同,就算无风无雪,那冷也透过一层皮肉,直往骨缝里钻。

  阿诚到底知晓他的心事,而大约是终于没有忍住,说了出来:“大哥,明台很聪明,很优秀,懂得照顾自己……你不用替他操心。”

  他当然知道明台懂得,明台早已不是当年的小孩子。他点点头,还想要再笑一笑,没笑出来,只好说:“好。不操心。”

  可是要怎样才能不操心呢。他当然知道明台现在出息了;明台不会再走到哪里突然被自己的鞋带绊一跤,需要他蹲下去系好。但北平那样干冷,明台会不会习惯?水又难喝,明台若孩子气上来不肯多喝,必要上火,更易伤风。而这究竟都是细枝末节。还有枪林弹雨。

  而他说过的:他是当大哥的,他不叫明台生病,明台就不能病;他不叫明台死,明台就不能死。是他弟弟,就得听他的。

  

  过年的时候家里大扫除,阿香收出了些纸片,看了看,竟然哭了起来。明楼看到,诧异:“怎么拿着一张故纸哭起来?”

  阿香说她不太识字,但她认得出纸和轮廓样子,“这是小少爷小时候,大少爷你教他背诗时抄的。”说着还在抹眼。

  明楼顿了一顿,说,哦。他伸手要过了那张纸,叫阿香先下去歇一歇。

  果然是明台小时候的字。毕竟被他逼着每日习练,其实已算有些模样,但便是如少时的明台其人,总有些笔划不肯老老实实呆着,势要旁逸斜出,于是明晃晃透着稚拙,似是巴不得人看出来一般。

  那稚拙的字迹抄的是汉乐府:

  悲歌可以当泣,远望可以当归。

  心思不能言,肠中车轮转。

  那时候明台能明白是什么意思?那时候连他明楼都未必晓得。

  现在自然都知道了。

  明楼忽然有了雅兴,清了清嗓子,仿佛想要唱上一段;然而搜肠刮肚,竟想不出一句能唱得出的。他叹了口气,把手中的纸丢在了一旁。

  

  那晚明楼又没睡好,只是做梦。梦见明台,似乎是很小很小,刚刚到明家,喊他哥哥,怯怯问他:我没有姆妈了,是不是?我没有姆妈了;我现在也没有姐姐了;但我不会没有你,是不是?

  他仿佛觉出在做梦,却只是醒不过来。一晃神明台又仿佛长大,跟他一样高,就站在他面前。

  他上前一步,拥抱明台。他知道他一定在做梦,故而他终于可以这样说:好。你决不会失去我。就如我决不能失去你。 

 

  —END—



无料《旧笺拾遗》收录另一篇《密码函》可对照阅览> <(当然也相对独立,不看也没关系!)

十分感谢来拿了无料的各位!然后非常抱歉,因为最开始在lofter问有没有人要的时候没人回复我我还以为印多了,一直在担心会发不完,没想到不到一个小时就发完了……后面来问的姑娘对不起m(_ _)m

放一下无料电子档,包括内页pdf和封面的psd,如果有需要可以直接去印了,开放打印自留的授权,请不要二次修改、文件和印出来都不要再传播就好,当然更不要商用虽然我想也没有商用的价值吧…… 
链接: http://pan.baidu.com/s/1boapC0R 密码: wcdb

解压密码是两个汉字,一种水果名,原剧中明台接到清除明楼命令之后气不顺,剁完萝卜之后说刀挺顺手的,跑出去一个飞刀扎到了明楼面前的什么水果上,就是那个水果名(后来他还切开了,大哥还吃了一点……也是后来打架明台举起来丢大哥的第一种水果,……我这么啰嗦应该能想起来了吧(((

如果有只言片语的repo或者评论的话,我会非常开心的!

2016-01-03 评论-41 热度-208 楼台明楼明台
 

评论(41)

热度(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