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总是那样盼望  

[楼春]子规夜半犹啼血 5

汪曼春重生设定。


[楼春]子规夜半犹啼血 


5

宴会快要开始了。

汪曼春在休息室,最后审视着自己的妆容。细而上挑的眉,浓而凌厉的眼线,还有血一样艳红的唇。

这才是她习惯的自己。浓妆是她的盔甲。

——曾经她也在这里,一袭白裙,精致的淡妆,橘色的口红。她卸下盔甲,毫不设防,试图给那个人看最真纯的她,心底隐隐期望着,或许那样能让他想起他们的少年时期,想起他们曾经怎样纯真、热烈、美好地彼此爱恋。事实上她几乎以为她成功了。

可这样的事,现在想起来,恍若隔世。也或许该说,就是隔世,那是她死过一次之前的事了。

现在她知道这是她的战场。她必须全副武装。

门被轻轻推开,这回出现的不是阿诚,而是明楼。她想,战况是不是终究要比那上一世要好一些?

她绽出笑容,迎了两步,又矜持地停了下来。

“师哥。”

她以为自己已经可以平静地面对这个人这张脸了,然而叫出这个称呼时,她还是一阵头昏目眩。她不禁伸手扶了扶太阳穴。

明楼加快脚步走了过来,扶住她,一脸关切:“曼春,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她放下手,微笑着摇了摇头。“没事,可能是昨晚没休息好,不过不要紧。”她盯着明楼的眼睛,“看到师哥,我什么不舒服都没有了。”

明楼露出了温柔的笑容。他拿出一个小盒子,对着汪曼春打开来,是一条细白金的项链,中心有一颗大大的钻石的吊坠。精心雕琢的钻石呈现出水滴的形状,像一滴泪。

“喜欢吗?”明楼说,“我听说,最近的新流行是钻石,我看了,觉得确乎明丽动人,想来,也该适合你。”

汪曼春轻轻地拿出那串项链,那枚钻石在她手下摇曳着。“A diamond is forever。”她低声说。

“什么?”明楼没有听清。

汪曼春含笑摇摇头,“最近流行的广告语罢了。一颗钻石,就是一个永远。”

她仰头凝望着明楼,试图从那张脸上或者那双眼中寻找到一丝欺骗的虚伪,又或是一丝愧疚的闪躲,然而不管哪样,她都失望了。明楼的眼中只有恰到好处的柔情和笑意,他回望着她,语气欣慰,“看来我没有挑错,你不讨厌它。”

她捏住那颗钻石,“我非常喜欢。谢谢师哥。”

明楼为她把项链围在了脖子上。钻石炫目的光竟恰恰与她身上的红黑色晚礼服相得益彰,她想,明楼的眼光,毕竟还是好的——她相信,这回是明楼自己去选的了。

为这一不算捷报的捷报,她对着镜子露出了微笑。

“师哥,你看我可还衬得起?”

“当然。”明楼的手落在了她裸露的肩头,他俯下身子,对着镜子中的她说,“再不会有你衬不起的首饰,它还算衬得起你,这才是庆幸。”

她真的笑了起来。然而她的脑中忽然不合时宜地回放起曾经听过的声音:汪曼春,你已经不是我认识的那个人了。汪曼春,我是骗了你。

一字一字锥心沥血。她在心底里惊愕地发现原来情话是这么肉麻到让人恶心的东西,同时她发现她有多么依恋这种作呕的感觉。

她回转头,抚上明楼的手,倒向他的怀中。她缱绻地在他胸前磨蹭着,心想,他会不会也跟她一样,正被恶心得恨不得开窗户去吐出来?

“小心,发型要乱啦。”然而明楼只是这样宠溺地说。

—TBC—

2015-10-24 热度-8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