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总是那样盼望  

[楼春]子规夜半犹啼血 4

汪曼春重生设定。


[楼春]子规夜半犹啼血


4

明诚奉命替明楼给汪曼春挑一件首饰。

这件事原本容易至极,以汪曼春对明楼的用心,随便说两句好话,拿地摊货给她,她大概都能信是别有意旨,用心深刻。但明楼说了:稍微上点心,汪曼春好像有些不对劲。

明诚有同感。他心不在焉地浏览着珠宝首饰的目录册,心里想着汪曼春那天见明楼时的态度表情。似乎跟他预想中的不是很一样,她甚至还带了把枪——带了把枪来见她等了这些年、至今深爱的恋人。(至今仍深爱这点,他倒是毫不怀疑。)难道真的是四年没见,他们对这个女人的估量也出了问题?他隐约又觉得,似乎不只是这么简单。

“先生想要什么珠宝?我们这里再没有您寻不到的,您说说我帮您参考一下?”店员殷勤地招呼着。

明诚含糊地嗯了一声。金银太俗,玉石嫌土,水晶未免廉价,蓝宝石倒是好,但是不是过分贵重?钱倒是其次,太过郑重其事,是否有些不像?

店员倒机灵,大约看出了他也没什么方向,索性拿出东西来:“先生,要不您看看这个,新到的珍珠项链,您别看这单个珠子不算什么,但这光泽,上好的珠子,能天然生成一串一般的圆润大小,这串项链可就难得了。而且珍珠这东西,最是大方展样,您是送女友?还是送师长?送什么人都得体。”

倒是可以。明诚拿起那串珠子,在虚空中比划了一下,想象着它挂在汪曼春脖子上的模样。……是不是太素了些?

他把项链放了回去,“送女友。她喜欢浓妆,是不是不大衬?”

“阿诚也有女友了?”这轻飘飘的问句仿佛一道惊雷在身后响起。明诚错愕地回过头:“汪小姐?”

居然真是汪曼春。她黑衣黑裤,脸上的妆容似乎比前两日见更艳丽了十分,明诚几乎有些不能逼视,就势微微欠身,些许尴尬自然而然,都不用装的:“没想到这里遇上您。说出来要让汪小姐见笑了,实际也还不是女友,算是……算是我一厢情愿吧。”

“哦?”汪曼春微微一笑,“哪家的小姐能得阿诚青眼,我倒是很有兴趣。”

语气却心不在焉,毫不像有兴趣的模样。明诚顿了顿,笑得越发尴尬:“这……其实……也不是什么人家的小姐……庸脂俗粉而已,就不劳汪处长关怀了。”

“庸脂俗粉。”汪曼春揶揄地看他一眼,“这还没到手就开始贬低了,跟谁学的?”

明诚只好苦笑:“汪小姐,您……就别取笑我了。反正您放心,肯定不是先生教的。”

汪曼春终于笑了起来,放过了他,“师哥……这几年……”

“两年前交往了一个女朋友。”明诚打断她说,“没多久,就分开了。”

他说完了才看了汪曼春一眼。这一眼加深了他的疑惑:汪曼春居然没有再问下去;而且汪曼春的脸上呈现出了有些复杂的神色——却不是他料想中那种又在意又要故作大方的表示,反而像是……追缅?她是想起了她和明楼以前的事?还是……别有什么隐情?

明诚觉得,自己真的有些看不透汪曼春这个女人了。此刻他不由得有一丝略带促狭的庆幸,庆幸汪曼春这项“工作”,是明楼的,而不是自己的。

这个他看不透的女人把目光转向了柜台。“这项链,是你挑的?眼光很好。”她笑了笑,“你那位准女朋友,一定喜欢。不如你送给她,明天的晚宴,也邀请她一起来,如何?”

“这……不合适吧?”明诚表现出恰到好处的局促,“不瞒您说,我……还没敢让先生知道呢。”

他回答的时候,汪曼春已经随意地拎起了那条项链,在自己脖子上比划。那个灵活的小店员一直保持着明智的沉默,此时才出声招呼:“小姐,喜欢这条,要不要试试?需要帮忙吗?”

汪曼春却歪了歪身子,把项链向明诚的方向举过去,意图明显。明诚会意地接过,替她在颈后扣起。汪曼春对着镜子变换角度打量,问:“好看吗?”

店员说:“好……”

“我没有问你。”汪曼春打断了他,仍然没有回头,“好看吗?阿诚,你了解我师哥,你说,师哥会喜欢吗?”

明诚谨慎地回答:“很好看,先生一定会——”

“可实际上完全不衬。”汪曼春把他的话也打断了,“我想,或许我要重新化妆——前两日,日本有一个牌子,出了一个新鲜颜色的口红,浅淡温和,用起来,大约可以搭上套。”

“……这,是阿诚鲁莽,着实眼光有限,更不懂这些。”

“懂也没用。”汪曼春说,“那口红,我买到的限量最后一支,却被我不小心丢进了火里,完全要不得了。——啊呀。”

她突然发出一声似乎毫无惊讶之意的惊叹,项链断在她手中,珠子散了一地。


2015-10-21 热度-5
 

评论

热度(5)